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电厂风云论坛--鲁能泰山球迷会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1876|回复: 1

岳峙:三十年后再上莫干山:青年挑战者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4-12-3 21:59:2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1984年,一群关心国家前途命运的中青年学者在浙江德清莫干山聚会,谈论刚起步不久的改革。随后的三十年里,这些人成为各个领域的重要人物,其中包括现在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、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、全国政协副主席、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、山东省长郭树清、北京大学教授周其仁等。

随着与会者后来的知名度日渐提高,人们对当年那场年轻人的聚会也越来越有兴趣,以至于最终将其命名为“莫干山会议”。

30年后的2014年9月17日,同样是在莫干山,当年那次会议的一些亲历者和新一代的中青年学者再次聚会,讨论的核心问题仍然是改革。正如一些现场与会者说的,这次会议已经比那次的讨论深入了许多,关心的是更为细致的操作技术性问题,如土地制度、地方债务、边疆治理、外交战略等。

大会的第一天,9月17日下午,正式开幕时间是几位当年的亲历者回忆当年情形,并讨论何为莫干山会议精神。虽然讨论者对此精神有各种解读,但一致同意的是,当年那种不看学历、不看身份、平等讨论的风气,可以概括为四个字:解放思想。

有亲历者指出,现在回想当年那次会议,有许多不可思议之处。时任国务院总理和国务委员都派了自己的秘书聆听会议,时任浙江省委书记还亲自上莫干山,会见与会人员。在当时,还有许多老一辈革命家仍然健在,并活跃在政治舞台上,一次年轻人的聚会能够受到国家领导人层面的关注,可见当时举国寻找改革出路的急迫心情。

从现场看,这次会议虽然没有受到那样高层次的关注,却受到了社会舆论的广泛注目,数十家媒体记者在现场架起长枪短炮,会上会下,更是有许多媒体记者邀请专家学者进行采访。不过有意思的是,就在当年的与会者们正坐主席台,在聚光灯下解读什么是莫干山精神的时候,富有莫干山精神的“炮声”响了。

北京大学法学院副教授,70后学者凌斌在提问环节第一个抢到话筒。按照主持人的要求,他说了他与1984年的关联——那一年,他刚上小学。接下来,他对当年的与会者表示敬意说,没有当年的你们,就没有现在的我们。

随后凌斌话锋一转,对着坐在台上的衮衮诸公发问:“我们都知道,当年莫干山会议的精神就是解放思想,不分学历、不看身份的平等讨论。但是今天,你们都已经成名成家,成了‘大佬’,你们端坐在台上,‘白头宫女在,闲坐说玄宗’,而我们年轻人只能坐在台下听你们讲故事。三十年前,你们也是这样开会的吗?这符合你们说的莫干山会议的精神吗?请你们用思想征服我们,如果没有新的思想,就请把讲台让给年轻人。”

台上几位发言人见势如此,匆匆起身走下主席台。凌斌随即在主席台中间位置就坐。台下一片掌声。来自北师大的女主持人指出,接下来的主题讨论是外交战略,他不能坐在这里,如果有勇气,应该像前辈那样,挂牌讨论。凌斌回答:“我们的讨论是关于土地问题的,上午争论很激烈,晚上还要继续,欢迎大家参加。”在晚上的土地制度讨论中,著名经济学家、香港大学教授许成钢来到会场。因为他晚到了一会,所以之前已经有了一些简单的讨论。许成钢教授友好地表示:“我讲主题与你们的问题相关,在我讲的过程中,你们可以随时打断、插话。”

许教授或许没想到,这句也许只是客套的话却真地带来了针锋相对的争论。

许成钢说,我们在讨论土地问题的时候,实际上分两个层次,一个是所有制的问题,一个是技术性问题。我们先不讲理论,只讲事实。全世界的国家里,只有9个国家不承认土地私有制。比如朝鲜、越南、玻利维亚等,再就是中国。东亚四小龙里,韩国、日本和台湾在经济起飞的时候,土地都是私有化的。

他讲到这里时,凌斌要求插话。他说,“你说全世界只有9个国家不承认土地私有制,这能说明什么呢,跟我们讨论的主题有什么关系呢?如果说全世界都有的东西,就一个国家没有,就说明这个国家落后,那么,全世界只有美国有司法审查制度,我们是不是因此也就说美国落后呢?东亚四小龙的例子也不能说明什么,中国这几年GDP平均增速7.5,而那些国家和地区都只有两三个点,难道不是证明中国的土地制度比四小龙更有效率吗?”

这时出现了颇有戏剧性的一幕:

许成钢:你是什么专业的?

凌斌:法学。

许成钢:你懂经济学吗?

凌斌:懂一点。

许成钢:你的经济学在哪儿读的?

凌斌:耶鲁,OK?

许成钢:你根本不懂经济学,经济学只看人均GDP,这是经济学的常识。

凌斌:你这是讨论问题的态度吗?

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,70后学者陈柏峰接着补充说,东亚四小龙其实不能说明什么,因为他们一来规模小,二来有特殊的地缘政治背景。更何况,在1960年代,朝鲜的发展水平比韩国要高,又说明什么呢?

也有其他参会者对许成钢教授提出批评说,发达国家都实行土地私有制,那么是因为土地私有制才导致这些国家成为发达国家呢,还是因为他们成了发达国家,所以实行土地私有制?这两种结论的任何一个,都可以举出反例,所以这个事实不能说明什么问题。由于发言者们明显情绪激动,主持人随即制止了批评者继续发言,重新规定,不允许插话,让许教授讲完。

就在许成钢讲完之后,批评者跃跃欲试,准备继续批评。这时,主持人程雪阳博士说,我们先不讨论这么宏观的问题,回到我们讨论的主题上来,也就是农村宅基地能否流通和耕地流转、土地增值收益分配的问题。许教授略显生硬地说,我讲的就是主题。主持人再次说,我们还是继续讨论宅基地的问题。

之后不久,许教授离开了会场。在走出会场时,还被地上的电脑电源线绊了一下。对他来说,这大概不算是一次成功的讨论。

许教授走后,讨论继续进行,回到了主持人说的主题上,争论依然激烈,但没有人问对方是否懂经济学、在哪儿学的经济学之类问题。讨论一直持续到晚上十一点,在会务人员的催促下,大家才不情愿地结束了讨论。

从会议现场的情况看,很显然,当年的与会者们今天是为“宣传思想解放”而来,但在一部分年轻学者看来,他们已经不是思想解放的主力,而是解放思想的阻力。这大概是一些前辈学者们没有想到的。新莫干山会议,不是为重温旧梦,而是为真正解放思想而来!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泰山足球网    

GMT+8, 2018-12-16 11:18 , Processed in 0.164503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