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电厂风云论坛--鲁能泰山球迷会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2167|回复: 12

袁崇焕和毛文龙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2-10-18 22:35:2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准备做一套历史人物的书,许多感想的初思路,发到这里。全是一些有争议的人物,第一套做明末众生相,先从明末谈。第二套三国,第三套南北朝。看这三套的销售情况,再决定后续的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10-18 22:40:09 | 显示全部楼层
明末众生相,我选了十个人物。基本上是从援朝开始,到南明亡。其实是以人物带派系,一个人物作为一个阵营或者一个归类的代表,比如李成梁,会附带谈李如松,洪承畴,会附带说一下吴三桂(这个人并不作为一个单独的人物出现),袁崇焕也不是独立的,而是附在毛文龙的篇章里。

目前确定下来的,李成梁,熊廷弼,孙承宗,毛文龙,洪承畴,李自成,郑成功(郑氏),李定国,还有两个没确定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10-18 22:42:10 | 显示全部楼层
历史上很多事,不能只看文字的表面,也不能只看史官想让你看的东西,综合分析,找一个主线,大环境下去看人物的行为,才能尽量离事实近一点。

首先,明末是许多种现象并存的时代:人才辈出,大乱之世又是转型的大治之机;在人才方面,能干者多、可是被环境束手束脚,嘴炮多、骂人狠、整自己人厉害、却又在国事上百无一用(比如东林那帮人)。这是一个很复杂同时又很难找到一个客观立场的时代。因此这就造成了,如果你只是分析某些具体战役,或者从一个人的小节上去看,根本就得不出真正全面的结论,很难洞悉一些事件背后的主因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10-18 22:42:54 | 显示全部楼层
毛文龙,属于那种很狡猾的将领,同时意志力又很强,在明末这很难得。但给他的时间实在太少。个人觉得他的作用始终没有得到根本性的发挥,没有等到能发挥巨大作用的时机,比如松锦之战或清要大举入关时,如果后方有毛这样的人存在,才能看出真正的作用(这一点还是熊廷弼看得透)。

袁,说他是汉奸肯定是不对的,他顶多是个庸才,或者思路走歪了。但他的策略很有问题,战略能力比较差,当然如果作为一个下属,在辽东听从调度,那么他的战术能力很强。时人对他有过评价,说他守一城足矣,守城很厉害,但统帅辽东?不是这个材料。志大才疏,又比较天真,这个性格害了他。而且个人觉得他春风得意时跟东林走得太近了,杀毛的动机很难不让人怀疑是他和东林的一次携手阴谋。后来崇祯杀袁时钱龙锡这个东林老大差点也被砍了,从此“孤臣”温体仁上台,开始独斗东林。

说到这里,如果对两个人的是是非非进行定位,其实就涉及到了明末辽东形势和战略制定上了。不明确这个大方面的问题,很难客观地去评价毛和袁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10-18 22:44:32 | 显示全部楼层
对于后金的不断崛起,明面临三种战略性的选择,这三种选择都是战,没有和,主张和议的,也是为了战,争取时间罢了。有史学家认为明末有主和派,其实不对,是只看表面不看本质,明末如果有主和派,也是后金(清)一方,而不是明方。清方直到松锦之战结束,皇太极还是想希望得到一个长久的和平,伐明像砍大树或入关之说,不过是激励本方士气和维系凝聚力的方略,非皇太极的本意。皇太极深知如果明方没有巨乱(李自成能拿下北京这种事是他想不到的),关外的清根本没有机会。

而且,皇太极最担心的是入关后满洲贵族内部没有外部的强大压力,暂时的内部团结会化为乌有,担心会生内乱。所以,皇太极最渴望的前景是与明长期对峙,过河不过江,有机会当然好,但机会显然不大,最好平分天下,保持内部团结。另外他也极为担心入关后被汉人同化的问题,经常以前金的命运作为警醒。

后人常美化胜利者,多给胜利者加上什么早有雄心大志,早就成竹在胸,早就眼光远大等等。其实,多是事情推动人,时势推动人罢了。牛人有时并非牛在自己的谋划能力,而是机遇来临时能迅速抓住。山海关大战,多尔衮倾国南下时,想的也不是什么拿下中原,第一目的不过是入关抢一把,有便宜就占,没便宜速撤。直到一片石之战发现大顺军不过如此,才真正动了一举拿下黄河以北,再缓图江南的想法,因此立刻咬住大顺军不放,追杀了一年多,将大顺军彻底击溃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10-18 22:45:08 | 显示全部楼层
明方当时的三种战略之争。

第一种,是孙承宗的筑堡战略,不断地修城,推进,以守为攻,直到修进后金家里。宁锦防线就是这一战略的直接产物,袁崇焕是这一战略的继承者。

这一战略有效吗?肯定管用,但有个前提:朝廷有钱。有足够的钱供前线这么消耗,修城耗费是很大的,而且后金不会干瞪眼看你这么修,会反复拉锯争夺,还会毁你的城。加上这些拉锯和争夺的损耗,军费,粮草,兵马,所以这个银子的耗费是天文数字。而且,对精良兵员的消耗更大(这一点很多人看不到,直到松锦战后人们才忽视发现明朝没有精兵良将了,因为之前十几年,都消耗在关外和关内的两线作战上了)。

这个战略在天启时还是可以的,因为天启有些事看得极明白,他征收商税很厉害,财政不缺钱,农民也没反。虽说这方法笨点,但只要不缺钱,国内不乱,持续下去,早晚困死后金。这是孙承宗的目的,筑堡推进,密不透风,压迫式的防守,拼的就是经济和时间。可惜,他算不到财政破产的那一天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10-18 22:45:39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二种,是以卢象升等人为代表的野战派,是当时朝内的少数声音。比他早死六年的孙元化也是这一派的代表。

卢象升认为筑堡太费钱了,有这钱不如拿来训练提升明军的野战能力,用来练兵,发兵饷,提升士气,然后主动进攻用野战击败清军。孙元化当时练兵,训练炮手,这人是军事天才,火器迷,认为给他充足时间和财政支持,只要练出两万人的纯火器部队,打败清军不在话下。

以这两人为代表的野战派,思路当然是很正确的,也是根本性的,但却与当时明朝廷内部的时势不符。因为人人都知道这个道理,谁不想有强大的野战部队呢?但当时根本做不到,至少短时间内做不到。一是明军的军制当时糜烂已久,军心不振,守城都勉为其难,训练几万人的兵马去野战争锋,决策者没这个信心。孙元化的想法也太烧钱,这两人又缺乏足够的朝中大员来支持,所以两人的战略只能是少数派,不受重视。

后来这两人的结局也比较凄惨,这个就不说了。

第三种,是熊廷弼提出的攻守相合的战略,也就是著名的三方布置策。先退守,如果一个地方可能守不住,就把这种需要反复拉锯、但战略价值又不大的地方扔掉,不要了,给后金,甚至整个辽东都可以暂时不要,把前线摆在山海关,但关外坚壁清野,然后不停地用小股部队袭扰。三方就是山海关为中线,蒙古为西线,登、塘为东线,三方围困,积蓄力量,等待同时发力的时机。

当然他提出这一策略时,沈阳还没丢,萨尔浒战役也没打呢,而他在1608年去辽东做情报侦查时,就已经预料到了后来的艰难形势,认为明军不可轻敌,或者急着与努尔哈赤决战,他看到了双方军队在战斗力和士气方面的差距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10-18 22:47:06 | 显示全部楼层
实际上,从后来几十年的事实发展来看,熊廷弼的想法最实际,也最对头。他的战略从根本上承认了后金野战能力的强悍,因此必须先避免接战,守住一条线,中间有大量的缓冲地带,再训练部队的小股游击骚扰能力,骚扰,但不决战,而是等待一个最佳时机。同时,不轻易送精锐部队去当炮灰,保存力量,练兵,以免被后金的围点打援逐步消耗,像砍大树一样。

这个最佳时机是什么?熊廷弼认为,一,把蒙古亲明的力量整合,建立同盟,而且要达到能够很好地协同作战;二,关内整合军队,在山海关附近集结重兵,士气,军备,指挥,财力,各方面协调好了;三,就是毛文龙那边,也就是登塘一线,从南方调水师援辽,布置妥当。

三方准备好了,对关外坚壁清野,经济围困,然后时机一到,集中发力,直捣后金大本营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10-18 22:47:45 | 显示全部楼层
看了这三种战略,我们就很容易给毛和袁放一个位置。两个人在战略上存在着难以调和的矛盾,毛实际上是熊廷弼的这一思路的继承者,尽管毛与熊并不对付,但无形中他本人在皮岛起到的作用,就是一种骚扰和游击的“待机”状态。而袁,则是孙承宗筑城战略的推崇者。

但是在崇祯上台,东林得势,商税被取消后,朝廷的财政实际上已无法支持这样的战略。尤其在西北出现问题后,国内已不可能给筑城战略提供充分的财政支援了。可惜的是,袁没有看到这样的危机,没有随机应变和调整战略的能力。从战略能力上来讲,袁和孙、熊二人很难相提并论,原因就在这里。而毛文龙,始终没有等到本方朝野正确的长期的大战略和大环境的支持,并且死于同胞之手,实在可惜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2-10-19 11:14:02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明末和南北朝可以,三国比较难,一写就是要颠覆三国小说,销售上不好说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2-10-22 08:34:37 | 显示全部楼层
Eric 发表于 2012-10-19 11:14
明末和南北朝可以,三国比较难,一写就是要颠覆三国小说,销售上不好说。

是不是考虑开个历史区,水区以风月八卦为主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2-10-23 17:29:30 | 显示全部楼层
转到隔壁史海区吧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10-27 23:36:49 | 显示全部楼层
Eric 发表于 2012-10-19 11:14
明末和南北朝可以,三国比较难,一写就是要颠覆三国小说,销售上不好说。

很遗憾,现在出版界还是对三国比较感兴趣啊。明末比较敏感,倾向性不好把握;南北朝比较冷门,受众少。这两个时代反而不怎么受出版界欢迎。

说点让人伤心的例子,前年出来的一本关于蒙古崛起的书,因如实讲了讲成吉思汗的嗜杀,被国内一群蒙古族学者告到出版总署,结果全部下架,且把作者耗费一年多精力写的续部给毁掉了,无法再出版。

“伤害少数民族感情”,是一个很荒诞、很搞笑也是很让人哭笑不得的理由。不得不说,国内的一些所谓少数民族知识分子,极为的脆弱,也极为的不让人放心,不得不让人对其保持一定的警惕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泰山足球网    

GMT+8, 2018-12-19 00:53 , Processed in 0.155897 second(s), 16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